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健康

酒泉风电成长的烦恼

2018-11-02 13:03:42

酒泉风电:成长的烦恼

风电是一种可再生的清洁能源,过去几年在我国被大力发展。数据显示,十一五期间供电装机连续5年实现翻番,2010我们风电累积装机已经高达四千四百七十三点三万千瓦.成为世界上的风电装机国。很多地方由于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大力发展风电,酒泉就是其中之一。作为世界着名的风口和风库,这里的年平均风速竟为8.3米每秒,相当于一年365天,一年一场风,从春刮到冬”——这是酒泉人对当地的形容。,天天都在刮着四、五级的大风,酒泉人曾为此苦不堪言。但现在,这里的风成了当地人骄傲的资源。

来到酒泉,茫茫戈壁上,映入眼帘的不仅是那一望无际的千里荒原,更有眼前这一排排望不到边的白色风机。作为全国千万千瓦级风电基地建设的主战场,采访中,正在现场办公的瓜州县县长方学贵告诉,为使更多的风力早日变成电力,从2009年8月8日酒泉风电基地建设的期工程起,各风电企业就已展开了激烈的竞争。

甘肃省酒泉市瓜州县政府县长方学贵告诉,一共15个风电企业,15个旗帜、红旗是代表质量。蓝旗是稍差差一点。而黄旗是代表做得差的。千万千瓦级风电基地是中央领导给我们下达的任务。没有这样一个紧迫感,没有这样一个速度,是完不成任务的。

而就在这个当口,作为酒泉市的副市长,詹顺舟也正为酒泉风电二期首批300万千瓦的装机项目而着急上火,眼看冬季快到,而国家还没有核准开工,面对这种紧张情形,他决定和市能源局局长吴生学尽快赶往北京汇报工作。

甘肃省酒泉市政府副市长詹顺舟说,要把这个情况要搞清楚,我们这是去干啥要解决那些问题,通知那些人去。已经9月20号了,今年冬季施工是在所难免了。

酒泉市位于甘肃省河西走廊的西端,南依祁连山(600720,股吧),北连马鬃山,总面积19.2万平方公里,相当于两个江苏省大,由于其特殊的地理位置, 是东西风的天然通风道,年平均风速高达8.3米每秒,相当于一年365天,天天都在刮着四五级的大风。很多外地人都说受不了这里的环境。

三新硅业员工告诉我们,这里风比较大。湖北从去年,派来了好几个人,现在就剩他一个了。

而与此同时,作为我国西部典型的资源城市,酒泉的石油也行将枯竭,经济发展面临挑战。怎么办?将风害转化为风电!面对一年四季到处肆虐的狂风,酒泉人开始打起了它的主意。

甘肃省酒泉市玉门市委书记雒兴明说,风电建设对于地方来说,无疑在经济上插上了腾飞的翅膀。对于改善我们经济结构,优化我们经济增长方式。配置地方财源,安置就业劳动,保护环境都起到了非常好的作用。

根据气象部门的评估,采访中,酒泉市能源局局长吴生学告诉:整个酒泉目前的年风能资源总量为2亿千瓦,可开发利用8000万千瓦,占全国可开发总量的1/7,并且由于这里是戈壁,利用风能建设风电场,酒泉不用占1亩耕地,不用迁1户居民。

酒泉市能源局局长吴生学告诉我们, 这样风电厂在开发建设、发展过程中就具备了综合优势。

于是,全国首座千万千瓦级风电基地便在酒泉开建,一张捕风的大就此展开。

酒泉市瓜州县县长方学贵说,从3月份开始,一开春倒排工期,一直排到这个11月10号。这个期间铺设三通一平。吊装以及调试并都是按照倒排期,一个节点一个节点进行倒排。第二就是签订目标书,今天必须完成20万千瓦的风电场。

两年时间风电装机新增10倍的酒泉奇迹由此产生!截止到目前,酒泉已在方圆1100平方公里的戈壁滩上,集中布局了32个风电场, 总装机规模达550万千瓦。而就在这一年,中国风电装机容量开始超过美国而成为世界风电装机大国。

甘肃省酒泉市玉门市委书记雒兴明跟我们讲,抢速度是很重要的。不然就没有这个工作的进度,就没有现在发展这么好的局面。要让世界上都知道,我们中国正在大规模快速度地建设清洁能源。

收入提高了,生活水平明显好转了,这是风电给当地人带来的实实在在的变化。原国家能源局局长张国宝曾经这样形容过酒泉的今昔:“风,巨轮降伏变电能,赛三峡,河西展新容”。然而面对如此新容,在采访中发现,伴随酒泉千万千瓦级风电基地建设大日渐推进,风电频频被限的烦恼也开始在酒泉人眼中显现。

在酒泉风电基地采访,适逢二期建设国家还未核准开工,但在现场,看到,人们却是忙碌一片:为给开工后的二期风机安装预留尽可能多的时间,近,瓜州县都在组织人马进行道路抢修。

酒泉市瓜州县能源局局长赵玉刚说,为了缩短工期,给投资业主提供一个很好的投资环境,四通一平工作由我们当地政府统一牵头实施。

“风车一响,黄金万两”。采访中,有人为酒泉算了一笔帐:目前,酒泉共有风机3773台套,如满负荷运转,每年每台的效益就是180万元。也就是说每台风机每晚装一天,酒泉就要为之损失5000元钱,面对这种情况,玉门市委书记雒兴明讲:在保质保量的情况下,这工期岂能不抢?

甘肃省酒泉市玉门市委书记雒兴明告诉我们,现在时间是非常紧张的,已经到了8月份。

如果再晚的话,到11月份就不能施工了。

然而就在雒兴明为抢工期而发愁的时候,玉门大唐昌马风电场的场长高爱军却在为他们已建成的风电场而忧虑。作为整个酒泉风电基地的一个组成部分,采访中,高爱军坦言:目前,大唐昌马风电场所属的134台风机虽已全部上,但其效益却并不尽如人意。

酒泉市玉门大唐昌马风电场场长高爱军说,由于电限装机容量的百分之50左右。

一部分电就被限掉了,浪费掉了限额百分之50。装机容量20万,限掉了10万。电只允许发10万。等于是这一个小时就损失10万。

随后,来到了他们的中控室。根据对往日风电受限记录的查询,发现,高爱军所言句句属实。

酒泉市玉门大唐昌马风电场运行班长刑艺馨告诉我们,四月份是限了1398万度,五月份限了1692万度,六月份限了693万度,七月份是771万度,八月份是90万度,合计是4645万度。从四月份到现在一共发电量有多少10792万度。咱们四月份到八月份这个限电量占整个发电量的比例是百分之43。说明有百分之43的电量被限掉了。

被限43%,面对这一惊人数字,采访中,雒兴明不禁给算了这样一笔帐:大唐昌马风电厂如果满负荷运转,那么,他们一年被限的风电就会多达2亿多度,折合成5毛2的上价,其年损失就会有1个多亿。而根据的了解,像这样的风电场,整个酒泉就有32个。

甘肃省酒泉市玉门市委书记雒兴明说,今年上半年,应该正常要输出来16亿千瓦时的电。但只输出去8亿千瓦时。

玉门如此,瓜州也不例外,作为酒泉风电建设两个主要的战场,瓜州县县长方学贵也是同样跟表示。

方学贵说,一年能发87亿度电,但从限电的情况看87亿度电不可能百分之百地全部上。目前限电的情况看接近30亿度电会流失掉。等于是是15个亿。

为此,大家表现得都很着急。

雒兴明也告诉,因为投资很大,每十万千瓦投资8到9个亿。这8到9个亿是国家的资金,还要背上利息。

中国水电(601669,股吧)顾问集团风电瓜州有限公司程鸿也表示非常可惜。

这是为什么呢?采访中,获知:作为一种清洁永续的能源,近几年全球风电产业发展迅速,特别是我国,早在两年前就向世界承诺:到2020年,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的消费要在15%左右、和2005年相比,单位GDP的碳排放量要下降40%-45%,节能减排任务艰巨,再结合我国当前煤、油资源消耗日益增加,东南沿海用电日益短缺的现实,按理说,酒泉风电的生产该是越多越好,怎么还会受到限制呢?

酒泉市玉门大唐昌马风电场场长高爱军告诉,原因是输送线路架结构达不到要求。

其实高爱军所言,正是酒泉风电基地建设目前的软肋所在:由于电建设相对滞后于基地建设,所以,作为政府的样板工程,目前酒泉风电基地虽已拥有110千伏、330千伏和新建成的750千伏等输电线路,但仍不能满足他们目前风电外送的需要。加之为了保证平稳输出,很多风机只好停转。

高爱军说,必须跟着这个负荷计划曲线,风大的情况下如果超过了调度给的计划值,就必须要根据这个计划算出来,需要停几台机组,就得停上几。

风机停转,风电被限,面对这一现实,采访中,玉门市委书记雒兴明坦陈,伴随酒泉风电二期800万千瓦的建设,他们为担心的也就是国家电的配套建设,届时,假设二者不能同步,酒泉风电基地的建设就将会大受影响。

雒兴明跟我讲,期待着国家电发改委,能源局能限度的,考虑到我们的实际情况,加大投入改善电结构,发挥更好的效益。

眼下南方正电力紧缺,不管是水电还是煤电都频频告急。而酒泉这样风电充裕的地方竟然是有电送不出去,的确是让觉着匪夷所思。但是电建设之后正式酒泉发展的软肋所在。那么这个矛盾该如何解决呢。目前送不出去的电该如何处理呢?

酒泉发电有着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但是就在当地不断增加装机容量之后,一个现实的问题摆在了它的面前,电配置不完善,有点送不出去。为作为全球风电增速快的市场,按照规划,我国将于2020年陆续建成 哈密、酒泉、河北、吉林、江苏沿海、蒙东、蒙西等7个千万千瓦级风电基地,作为样板工程,酒泉市先行先试。但让他们头疼的是,伴随酒泉千万千瓦级风电基地的快速推进,一个关键的问题又摆在他们面前:作为西部一个经济欠发达的地区,面对日益充盈的风电,酒泉又该怎样消化它呢?通过实践,酒泉人发现,这的确是个问题!

在酒泉采访,适逢瓜州县有关领导正就天富硅业公司前来投资建厂的事宜做有关研讨。作为当前他们重点引进的一家大型高载能企业,会上,大家都表示支持,然而当老总练高贤提出下面的要求时,大家都不做声了。

天富硅业总经理练高贤说,关于电价的问题。电价是偏高了,得想办法去跑这个电,因为个瓜州风电这么充足,用不掉就浪费了。

引进高载能企业 就地消纳部分风电这是当前酒泉为解决自身风电消纳问题所采取的重要举措。面对日益增加的风电产能,酒泉市副市长詹顺舟告诉我们,今年年底的风电达到或者将近达到1000万千瓦。到十二五末发电总量可能要达到800亿度。800亿度电里面至少有百分之50是没有办法把它消纳的。

面对这种情况,怎么办? 采访中,酒泉市能源局局长吴生学说,当前他们只能依靠两条腿走路,一是外输到华中、华东这些缺电的地方,二是尽量就地消纳。然而通过实践,酒泉发现,事情并非他们想象的那么简单:面对风电输出,吴生学说:有些地方表现得并不是那么热情。

原因为何?采访中,玉门市委书记雒兴明说,屁股指挥脑袋,由于分灶吃饭的财政体制,那些缺电的地区为了解决自身的就业、税收和发展问题,宁可自己再上一些火电,水电,也不愿用来自他们酒泉的清洁风电。

雒兴明说,我们国家的体制,每一省每一市都是分灶吃饭。一个地方的政府一个地区都是要考虑到怎么把地方的经济发展上去,培养自己财源。安置自己的就业,劳动。从国家层面上考虑是节能减排发展低碳经济。从一个小地方来讲它就考虑不上这么多了

面对如此现实,采访中,吴生学坦言,要想使大家自觉使用风电,光靠呼吁,督促,很难实现,还必须提供制度保障,为此,他期望国家能够尽早出台《可再生能源配额管理办法》,以使全国各地自觉使用风电成为可能。

吴生学跟我们讲,这个每一个省或者每一个地方,都在电能的使用总的规模里头。

要使用一定的清洁能源,或者是新能源和是风电。要进行考核,通过考核使每一个地方都去主动地去使用清洁能源。

风电外送不受欢迎,就地消纳也不尽人意,采访中,获知,当前整个酒泉市的年用电量大概在40亿度左右,而到2015年,整个酒泉风电基地的年发电规模就要在800亿度以上,根据规划,其中有40%需要酒泉就地消纳,如不寻找新的消纳途径,这几乎就是一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酒泉市副市长詹顺舟说,现在也给国家省上和国家发改委打报告申请,把酒泉作为一个的高载能的或者承接东中部产业转移的示范区。

通过发展高载能产业或承接东中部产业转移,这是酒泉为就地消纳部分风电而推出的重要举措。本指望它能发挥作用,然而由于本地风电的上价较高,他们发现这条路同样难走。

酒泉市瓜州县工信局局长张建树告诉,好多外来的企业老板都认为,现在风电做得这么大,瓜州去年年底达到380万千瓦。如此富集怎么电价还比别的地方高。

按照市场操作的基本规律,采访中,猜想,作为电力相对富集的地区,酒泉的电价应该相对便宜一些,然而事实却不是这样,由于电价控制在国家手中,由国家统一制定,酒泉风电的上电价并不比别的地方便宜。

张建树还说,现在工业用电价格是4毛3。新疆那边做工业硅相比价格就差的多,新疆2毛9,的3毛4。这边是4毛3,将近1毛钱。

面对如此高的电价成本,天富硅业老总练高贤说,这超出了他的预算范围:

练高贤告诉,工业用电基础电价是3毛9分2。再加上其他加起来4毛2左右。

整体电价可能就贵9分钱。这个高耗能行业用电量很大,一年一台炉要一亿两千度的电,差9分钱。一年将近差一千多万。

根据练高贤的投资设想,未来他会在瓜州安置20台高纯硅炼炉。按照瓜州的现在的电价,未来仅电力成本这一项,他每年就要多掏2个多亿,他的心里有点打鼓。于是,面对当前酒泉风电被限的现实,它在瓜州政府为之召开的协调会上,请求当地就电价优惠的事情帮他跑动跑动。

练高贤说,只要把这个电价能跑下来,瓜州要真正打造这个工业硅基地是在中国的一个条件。要有专人去跑,光说是没用的。因为反正这个电要浪费掉。

面对练高贤的这种请求,在场的瓜州县领导没有表态,练高贤很是失望。面对这种情形,瓜州县县长方学贵说,像天富硅业这样的高载能企业他们每年都谈很多,服务也都很到位,但大多却都由于电价的问题而不幸夭折:

酒泉市瓜州县县长方学贵跟说,确实存在这个问题。但是这一块儿上毕竟地方政府操控不了。我们没有办法承诺不能由我们来思考的东西。

抱着金砖却没饭吃,面对宁可浪费也不能便宜卖出的酒泉风电,方学贵很是无奈。为此,酒泉市副市长詹顺舟坦言:

詹顺舟说,国家电公司和国家发改委能不能够探讨,由国家电公司牵头在政策上面搞一些试点。除掉正常上的以外,电公司把电收储过来以后,成立一个局域。然后实行差别电价,这样的话对企业有利,电公司也有利。对推动整个的电力消纳是非常有利的采访即将结束,获知:为消纳酒泉风电,目前,甘肃与湖南已签定了《甘肃向湖南送电框价协议》,酒泉历史上的民营高载能项目:“三新硅业”也已破土动工,从表面上看,酒泉风电消纳的问题似乎正在得到缓解,但从本质上而言,有关专家指出,由于国家相关政策的缺失和落实不够,酒泉风电消纳的道路将会依然漫长。

詹顺舟跟讲,国家支持西部大开发,包括是国家支持甘肃发展的47条意见,还有把酒泉能不能够弄成的承接东中部产业,专转移示范区。这在国家政策里面很明确,但是如何能把它变成实实在在可以操作,还需要国家相关的部委相关部门给予支持。

作为清洁的能源之一,风电应该是被优先使用的鼓励项目。但是我们看到,风电现在是左右为难。上送不出去,留在当地消化,但是遭遇了高电价。被普遍看好,却遭遇了现实的尴尬。 原因就是在于风电发展和电建设之间存在着严重的滞后现象。同时由于受到国家的电定价机制所限,没有自主权和定价权,造成了一方面电荒,一方面被迫过剩的怪现象。要解决这个尴尬绝密需要多方面的合力,一方面我们呼吁电间部门、电力公司、电企业甚至各级政府都要摈弃各自的小利益,优先使用清洁能源。另外一方面,我们也希望电力体制改革能有实质性的进展。体制理顺了,才能发挥的效益。就在8月份,国家能源局发布了《“十二五”批拟核准风电项目计划安排的通知》,通知出台了一系列关于风电的技术规范。按照这个通知,一场风电行业的定制,重组,淘汰大戏即将展开。我们也希望风电企业能重新强壮筋骨,使得风电产业能够真正国家新能源计划的重要组成部分。

关键词:

风电

水稻运苗机
导轨压码
自动点胶机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