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

加拿大契诃夫获诺贝尔文学奖逃离被译成中文

2019-06-15 03:56:4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加拿大契诃夫"获诺贝尔文学奖 《逃离》被译成中文

10日,法兰克福书展上展出了艾丽斯·芒罗的作品。

艾丽斯·芒罗

原标题:“加拿大的契诃夫”获诺贝尔文学奖

【环球时报驻瑞典、加拿大、日本、英国 刘仲华 李玫忆 陶短房 卢昊 纪双城 环球时报 刘畅】“2013年诺贝尔文学奖授予加拿大作家——‘当代短篇小说大师’艾丽斯·芒罗”。10日,瑞典学院常务秘书彼得·恩格隆德宣布了这句颁奖辞。这是历年来诺贝尔文学奖委员会对获奖者的评价简短的一次。恩格隆德话音未落,现场和人群中爆发出一阵掌声。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张颐武在接受《环球时报》采访时表示,艾丽斯·芒罗获奖绝非爆冷,尽管她不是大热门,却一直呼声很高、且不断向诺奖靠近,她的获奖可谓“水到渠成”,是稳定和坚持的回馈,非常符合诺贝尔文学奖评审的一贯标准。

芒罗:“没想到能真的获奖!”

恩格隆德在接受《环球时报》采访时表示,他试着给艾丽斯打,但没人接。毕竟加拿大当地时间仍是凌晨。他已经给其简短留言,祝贺她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加拿大媒体随后采访到芒罗,她表示获奖简直太好了,她非常吃惊。她说,“我知道我被提名文学奖,但没想到能真的获奖!”

当艾丽斯·芒罗获奖的消息传到加拿大,一些当地媒体的络留言板立即热闹起来,有人为加拿大人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感到兴奋,也有人困惑“她是谁”。

在瑞典学院现场发布的作品目录和生平介绍上,芒罗是加拿大着名的小说家。她的部作品是1968年出版的《舞在快乐的阴影》。她一生创作了11部短篇小说集,并以此而几乎得过所有加拿大的文学奖,如“将军省长奖”、史密斯奖等。她还获得过布克文学奖。在北美小说界,经常把她和威尔蒂、奥康奈尔等名家相比较,有评论家称她为“加拿大的契诃夫”。她的代表作有《逃离》、《亲爱的生活》等。她的小说写的多是安大略省小镇中上演的平民中的爱情、家庭日常生活,而涉及的却都是和生老病死相关的严肃主题。她作品中的人物多是女性,通过细腻的文笔和敏感的心理活动来折射现实生活。以她的短篇小说集《仇恨、友谊、追求、爱情和婚姻》为基础,导演萨拉·珀丽执导的电影《离开她》获得奥斯卡奖提名。她晚年作品《诱惑》,讲述了一个在旅店打工的女子,突然选择了与未婚夫的哥哥出逃,她完全不知道他是一个怎样的男人,却为自己对冒险的渴望而铤而走险。

恩格隆德对表示,芒罗的很多作品被译成瑞典文,受到瑞典各界喜爱,但这跟她能否得诺贝尔奖没关系。瑞典学院图书馆馆长拉什·儒奎斯特现场接受《环球时报》专访时称,自己喜欢芒罗的作品是《亲爱的生活》,作者把其精湛的写作技巧融入对话般的简单风格之中,细腻描写了安大略省的小镇风情,堪称她写作生涯的集大成之作。

“她把大奖都拿遍了。”张颐武说,芒罗的创作展现出复杂技巧、对人性的细微观察和细腻呈现,这是诺贝尔文学奖两个核心标准。她在文字运用、心理刻画、文体结构等方面展现出丰富技巧和丰厚功力,张颐武称之“奇妙间见深度”。而且,芒罗今年82岁,过去40多年里创作非常稳定,“总有作品发表,每发表必好评如潮,始终保持名望,始终在核心圈有话题,今天获奖可谓水到渠成”。

[1][2]下一页日本难掩失望之情

此前,村上春树获奖呼声很高。在现场参加发布会的50多名中,至少有七八位是日本。日本共同社驻伦敦的伊东和贵专程从伦敦赶来参加。他对《环球时报》表示,村上春树没有得奖,日本媒体并不失望,因为结果在意料之中,不可能连续两届给亚洲作家,村上得奖也许要再等5至10年。而且,村上春树作品属于流行文学,他得奖的难度也大些。而现场有问恩格隆德对日本当代文学界如何评价,恩格隆德笑着说,“我只能礼貌地拒绝回答你这个问题。我能说的是,瑞典学院一直在关注着日本文坛”。

而日本媒体在时间多以“村上遗憾失奖”作为报道标题。日本电视台10道称,村上近年来一直和诺奖“无限接近”,到今年为止,他曾连续六年排在诺贝尔文学奖预测名单榜首,呼声一直很高,但终均与诺奖失之交臂。2012年时村上曾和中国作家莫言竞争诺奖,一度在舆论预测上呈现“亚洲双雄争锋”的态势,但终村上败给莫言。

日本TBS电视台报道说,对于村上获奖,日本舆论特别是小说读者们相当期待,但结果令他们失望。10日评奖当天,很多村上的拥趸即“春树粉”们聚集在东京街头的咖啡厅,观看评奖的上直播。当结果出来时,人们哀叹一片。“没有拿到奖实在太遗憾了,但希望村上先生能够继续努力。”一些日本读者面对镜头难掩失望之情。

对此,张颐武认为,诺贝尔文学奖就是小众和大众的切点,将小众作品推向大众,而不是为畅销作家锦上添花。“村上拿不了诺奖并不奇怪,诺奖向来不做锦上添花的事。”

芒罗作品在中国

芒罗与以往获奖者的不同在于她以短篇小说见长。在过去40多年的创作中,芒罗出版了11部短篇小说集和1部类似故事集的长篇小说。“的确,国际出版业和纯文学界长期以来并不看重短篇小说,”张颐武说,“但小众领域也有出众之人,我们耳熟能详的以中短篇见长的大家就有莫泊桑、契诃夫、中国的鲁迅。芒罗坚持讲述中产阶层女性的平凡生活故事,这在全球都能引发共鸣。”

中国的《世界文学》等文学期刊都曾专门刊载和推介艾丽斯·芒罗作品,并对其个人经历有详尽介绍。但目前,芒罗仅有一部作品被翻译成中文书籍并推向市场,即2004年写成的《逃离》。2009年,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将此书翻译出版,译者是中国翻译家李文俊。读过《逃离》的中国读者普遍给予芒罗充分肯定和赞誉,有人说,静下心来,能看到芒罗平实文字和叙述下的激流漩涡。

加拿大相关人士评论称,无论如何,这是近年来罕见的、从未写过一篇长篇小说的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尽管严肃文学在加拿大市场地位有限,但可以预见,芒罗那些名言警句,将很快成为各国出版商和文学刊物的新宠。前一页[1][2]

南京白癜风医院
网站建设的过程
门店销售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