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军事

地坛医院张永利:加速传染病医院综合化之路

2018-12-08 01:47:40
地坛医院张永利:加速传染病医院综合化之路 来源:健康界 一方面是传染病患者就医难、手术难,一方面是传染病医院没有突发疫情时工作量难以饱和。我国独有的传染病医院体系,未来路在何方? 作为国内传染病专科医院中的翘楚,近年来,北京地坛医院不断“探路”,从专科性的传染病医院转型发展为综合化医院。 对于2010年3月担任地坛医院的张永利来说,其发展地坛医院的理念与思路,不仅关乎地坛医院自身发展,也承载着传染病医院体系的转型探索。 意外接棒,加快转型之路 2009年春寒料峭,北京甲流爆发时,时任北京市急救中心主任的张永利与地坛医院有了初次邂逅。 当时,北京市急救中心负责北京市甲流患者急救工作,尤其是对于首都机场发现的疑似病人,120会负责运送到地坛医院进行初筛。 “这医院建的非常好!”这是张永利护送患者前往地坛医院,见到医院时开口说的句话。位于五环之外,能够和城市有效进行隔离;处于交通枢纽之界,在不影响整个城市正常运转的前提下,可以把患者迅速转运;距离机场20分钟的路程,一旦出现机场医疗救援工作,能够时间迅速反应。 张永利在见到地坛医院的那一刻,就对这所医院喜爱有加,甚至可以说是“一见钟情”。 “当时就是觉着医院建的好,没想到会到这里工作”。2010年3月,张永利被调往地坛医院工作,成为这里的掌舵人。 张永利对地坛医院的喜爱正是他职业的敏感。作为曾经的120主任,他组织参与了北京各项应急医疗任务。对突发事件的应对让他对应急预案、处理的各个环节都有深刻认识。也正是这种认识让他看到了地坛医院具备的独特优势。或许也正是这样的职业经历让他成为地坛医院选。 冥冥之中,自有定数。 张永利在接任地坛医院院长一职后,就在思考如何让这所医院发展的更加壮大。 毫无疑问,他选择了让医院继续走综合化发展这条道路。 “当时医院已经走在了综合发展这条道路上了,我的上两任院长给开了一个好头,而且地坛医院也需要走综合化发展的道路。” 张永利告诉健康界,专科医院会因为学科设置不全而受到发展限制,传染病医院亦是如此。为了能够给传染病患者提供更加全面的就诊服务,专科医院走综合发展之路是必然趋势。同时,在北京市医疗规划中,在北京东北部地区没有三甲医院作为医疗中心,地坛医院成为综合医院也势必能够解决东北部缺少医疗中心的这一问题。 选与不选,这条路都是要走的。既然要走,那就毫无顾忌、大踏步的走下去。接过指挥棒的张永利加速了地坛医院综合化发展布局。 在张永利未就任前,地坛医院综合发展已经有了一个初步框架,妇科、外科有了十几年的发展基础,五官科等科室已经成型。在这个基础上,张永利加速了科室健全工作。 2011、2012年,心血管内科、神经外科、泌尿科、呼吸科、肾内科内分泌等科室相继建成。“现在,我们除了美容科室、血液科、心胸外科没有开设,其他科室都已经基本齐了。” 现在的地坛医院已经把潜力用足。原定的编制床位600张,现有的开放床位达到了750张,门诊量初设计为接诊人次800人,现在达到了2000人。 (制图数据来源:北京地坛医院) 发展重点学科:为传染病人提供更好服务 向综合型医疗机构方向,并不意味着放弃医院原有的独特优势。作为一名管理者,张永利深知,在强手如林的京城医疗圈,传染病学科是地坛医院安身立命的根。 “医院不能没有自己的灵魂,传染病是我们的根本,这个不能丢。”在发展重点专科时,张永利始终坚持这一观点。 在他看来,地坛医院即使现在走上了综合化发展之路,凭综合实力,还是与国内知名三甲医院有一定差距,在北京知名医院林立的地方,依靠其他学科走出去有一定困难,如果可以在传染病学科建设方面继续深耕,让综合学科支撑传染病学科发展,能够让医院保持发展优势。况且,随着传染病疾病谱的变化,新发传染病来不及认识就会迅速发展,因此,传染病研究也需要重新认识,发展传染病学科也是时代需求。 “我们主要精力还在打造传染病学科群”。张永利告诉健康界,这两年,以肝病中心、感染性疾病诊疗中心、中西医结合治疗中心、危重症医学救治中心为核心的传染病学科群发展更加的成熟稳固了。 把中西医结合治疗作为医院的重点建设学科,是地坛医院在一次次疫情考验中得出的宝贵经验。张永利和他的团队深知,在传染病疫情突发时,中西医结合救治,能为疾病治疗带来另外一种思路。 今年地坛医院接收北京例H7N9时,中医也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张永利告诉健康界,小患者圆圆一直高烧不退,“物理降温都做了,该用的药都已经用了,体温高热不见好转”。后来,中医科大夫看过后,用莲花清温和白虎汤进行了治疗,结果,孩子开始出汗,“中医叫做解表”,让病情诊治有了突破。现在,医院在中医肝病、温病领域不断进行新治疗模式的探索。 把危重症医学救治中心列为医院重点建设学科对地坛医院也是意义非凡。SARS后期,北京所有的SARS病房都撤了,病患全部集中在地坛医院。“那时候,就这么个重症病房,非常关键。”张永利说:“而且重症传染病患者,特别严重的、难啃的骨头全是重症医学这块,如果这块做不好,传染病患者的死亡率会非常高。” 因此,医院在对危重症救治中心进行建设时,除了提高对肝胆外科、神经外科、创伤外科、神经内科等专科重症和术后患者的支持,为收治综合重症患者做好准备。还加强与北京大学重症医学系及首都医科大学重症医学系的联系,以肝衰竭、血液净化、AIDS危重症、突发呼吸道传染病重症、儿童重症传染病为重点,搭建人才梯队,做好学科建设。 在发展传统学科的同时,对于逐渐发展起来的其他学科也需要给予培养。这些学科中如何培养重点专科,张永利似乎并不着急。“既要看个人努力还要看市场需求。”张永利说。在他看来,确定一个重点发展科室,不是拍脑袋就能定下来的,需要根据周边居民需求、疾病谱变化情况,以及科室努力情况来确定。 综合化之路让老百姓受益 综合化发展不仅为传染病患者提供了多角度、多方位的医疗服务,同时也让周围老百姓受益匪浅。然而,初,老百姓却并不接受。 “我们一听说周边有个传染病医院,害怕被传染,都躲着走”。这是住在地坛医院附近一位老大娘说的话。 所以,怎么样老百姓放心的来传染病医院就医是个大问题。 “得让大家知道地坛医院是什么样子,能够给大家什么样的医疗保障。”张永利说。 为此,医院成立了医疗发展办公室,负责这一工作。这个办公室主要有两个职责,一个是下社区义诊,一个是组织体验。“我们组织周边百姓来体验,带大家去病房参观,看看我们怎么接待传染病病人,怎么进行消毒隔离。”张永利说。 地坛医院的建筑格局专门设有传染病人通道,并且整个医院有着严格的清洁区、半污染区、污染区划分,即使普通病房里面收治了一个传染病病人,也只能在自己区域里活动。“当然如果是呼吸道传染病的话,则需要在专门的感染病房。”张永利说。 认识总会有一个过程,真正让老百姓得实惠了,自然就会受到认可。 就是前文中提到的老太太,由于老伴患有脑血管疾病被急救车送到了地坛医院,从而对地坛医院有了全新认识。 “老伴救命要紧,地坛医院离的近,就送到这里来了,我们康复也是在这里治疗的。以后再生病别的地方还不去了,就来这里。” 为了能让老百姓就医更放心,医院也采取了多项举措,尤其是在细节上下工夫,让老百姓感觉更舒服。 张永利刚来医院时,发现药房工作人员接患者的处方单时,会拿着镊子把处方夹到盘子里。“这样会让病人心里很不痛快,无形中给病人增加了心理压力。”所以,他取消了这种方式,让医务人员直接用手去接。“按照医院的规定,该怎么洗手就怎么洗手,我们要对患者尊重。”张永利说。 现在医院不仅服务了周边百姓,也成为机场的坚实医疗后盾。“我们的急诊救治能力越来越强,有好几次机场客人出现意外,我们都成功的完成了抢救。”张永利说。地坛医院的急诊科正快速发展着,除了满足日常急诊需求外,急诊科还做好了传染病患者急诊应急准备,并且,他们还和首都机场卫生检疫部门联合,进行了多次大型群体伤转运、接诊应急演练。 布局已经完成,紧接着就是一步一脚印的夯实发展。现在,医院正在为成为“辐射朝阳区和顺义区的区域医疗中心”积极努力。 这对于地坛医院来讲仅仅是一部分,张永利对医院还有更长远的规划--走出国门,走向国际。 事实,医院已经叩开了国际大门。2010年,地坛医院以北京红丝带之家和世界卫生组织艾滋病治疗与关怀综合管理中心为平台,组织了首届京港澳台艾滋病交流论坛、艾滋病治疗与关怀综合管理国际学术交流研讨会。2012年,医院承办的国内本感染病学英文电子期刊(《Infection International》)在国际会上正式亮相。张永利说,他要让医院发展的更加贴近百姓需求。 金毛猎犬厂家
7个月宝宝咳嗽
中文版HART手操器
白牛卡
航空架厂家
三个月宝宝感冒怎么办
宝宝咳嗽流清鼻涕
小孩反复咳嗽是什么原因
小儿咳嗽推拿视频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