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美食

饲料企业是三聚氰胺的受害者

2018-11-06 09:23:30

饲料企业是三聚氰胺的受害者

随着三聚氰胺在牛奶、鸡蛋中被检出以及由此造成的对婴儿的损害,引起社会的恐慌和各界广泛的关注。近期,个别媒体将矛头指向饲料行业,甚至报称在饲料中添加三聚氰胺已是中国饲料行业人人皆知的“潜规则”。作为一名饲料生产者,社会舆论的压力使我如坐针毡;朋友、同学们的揶揄让我有口难辩;为可悲的是我的配偶、母亲、子女、亲人们也是以偏激的态度、不信任的眼光和深为担忧的语气向我施加压力,我感到十分的孤独。中国饲料企业一时间如过街老鼠,似乎我们都是利欲熏心者。扪心自问在三聚氰胺问题上,我们是委屈的,我们饲料行业被深深地误解了。虽说“内省不咎,人言弗恤 ”,但我还是希望以这种公开的方式向政府及行业主管部门,实事求是的反映我们行业的情况,汇报我们企业苦衷,以期被社会公正地对待。

、饲料企业是三聚氰胺的受害者。

1、三聚氰胺对饲料有功能意义吗?

三聚氰胺是一种极为稳定的有机化合物,其分子式为:C3N6H6,分子量约126。多作为装饰材料用,如防火板的表面涂层或粘合剂。由于其分子结构的稳定性,即使是用火也不能将其引燃,在动物体内不能被分解,也不发挥促进生产的任何功能。因此可以排除饲料企业因功效的原因有意向饲料中添加三聚氰胺的可能。

2、添加三聚氰胺有商业价值吗?

有人说三聚氰胺可增加饲料的表观蛋白质含量,因此个别饲料企业以次充好,以达到提高表观蛋白质含量欺骗消费者而多获利的目的。的确,全球通用的基于氮元素测定为基础的凯氏定氮法检测蛋白质,只要增加饲料中的氮元素,就可以被推断为该饲料蛋白含量高。一般饲料蛋白质含量在18%左右,科学计算的结果告诉我们若想增加1%的饲料蛋白水平,如果用三聚氰胺来冒充的话,则需要饲料中三聚氰胺含量达到2400ppm。如果饲料中发现含有三聚氰胺240ppm,其产生的表观蛋白仅0.1%,此含量毫无意义,甚至在仪器检测的误差范围之内就被消除了,如果饲料中三聚氰胺被检出只有24ppm时,其所贡献的表观蛋白值只有0.01%,理性告诉我们就更加没有可能是人为添加用其来提高蛋白含量。如果我们能考虑到空气污染的因素、水流污染的因素、土壤污染的因素、产品的运输包装污染的因素。就能够理解为什么即使在发达国家,其食品中也是允许2.5ppm三聚氰胺的存在。

3、饲料行业的现状

目前,饲料行业全体生产经营者如惊弓之鸟,近一个月来全行业员工都在高压之下马不停蹄地检测所有的原料、所有的成品。我们深知,不管我们如何清楚自己没有添加三聚氰胺,一旦从我们的产品中被检出含有三聚氰胺,即使是低量的三聚氰胺,对我们企业也是不能承受的打击。如果一个消费者在超市中买到了不合格的产品,消费者就是受害者。可是我们饲料企业如果因为不完全具备检测手段(检测三聚氰胺的仪器很昂贵,一般中小企业不具备购买能力),而一旦买入超标的原料产品,我们却不能像其它购买者那样被当作受害者而给予保护,甚至我们要被曝光、被勒令停产。

小结:目前猪肉的价格还没有去年的毛猪贵,猪价低,蛋价低,奶价低,全行业都在亏损。畜牧饲料行业近于崩溃的边缘。三聚氰胺既不能帮助饲料行业提高产品性能,也不能帮助我们提高经济效益。相反,一旦查出饲料企业那怕是疏漏之下有三聚氰胺超标的原料进入工厂,我们都将遭受灭顶之灾。真让我们寝食难安,中国饲料企业也是三聚氰胺的受害者。

第二、关于中国饲料行业的价值、地位及生存状态。

改革开放三十年中国饲料行业由附属于粮食部门的三产开始起步,其后外资企业进入中国独霸天下,到近几年民营企业异军突起成为主力终于完成了它的脱胎换骨的成长。中国为期不远将超过美国而成为世界大饲料生产国。行业高度市场化,在没有国家大量投入资金的情况下,正在高速健康稳定地发展。

1、饲料行业直接服务于养殖业促进农民增收致富。

目前饲料工业年产值已达到4009亿元人民币,由饲料厂及经销商组成的社会化生产销售体系,使得农民在发展养殖业的时候,既能得到质优价廉的产品,又能得到完善的技术指导。更为特殊的是,农民几乎是不花钱就可以拿到饲料,在动物产品卖出后再付饲料钱,等于是几千个亿的资金进入了农村,支持了农业。

2、饲料行业利润微薄。严格而言,饲料是一种农业生产资料,世界各国包括中国都对这种产品的生产给予减税、免税和财政补贴等政策支持,目的是终让农民受益、让消费者受益。中国饲料行业有近15000家企业从事经营,而美国目前仅有300家饲料生产企业,我国饲料行业因过度竞争,饲料行业平均利润率只有%。很多时候,是平来平走,一年之中,仅几个月赚钱。近年销售额只有20个亿的汇源果汁,其卖给可口可乐公司的协议价为170亿元港币,而饲料行业一个百亿元销售额的企业,其出售价格才不过10亿元,因为买家是依据其获利能力出价的,可见我们与其它行业相比的微利。新希望集团刘永好总结希望集团的经营之路时深有感慨地说:“当年我们

七、八千人搞饲料,年利润不过2个亿,后来七、八十人搞房地产,年利润却超过了2个亿,现在七、八个人搞金融,其利润又何止2个亿”。其兄东方希望董事长刘永行这次被评为中国首富,其主要利润来源是其投资的金融业及电解铝行业。

3、饲料行业是一个客观公正的行业。这个行业的终端消费者是动物,动物不受人言的蛊惑。因此做饲料来不得半点虚假,品质不过关就不产奶、不产肉、不下蛋。这个行业的生产者和购买者,双方都是私人企业,交易过程不讲关系,不讲情面,不用回扣,一切公开透明。

饲料行业的客观性、透明性是各行业中少见的, 甚至是的。尽管这次事件中暴露出来有极个别饲料原料供应商利欲熏心,向原料中添加三聚氰胺,但是严格来讲他们不是饲料企业。中国饲料行业作为一个整体,是一个脚踏实地、靠诚实劳动、合格产品、完善服务而自我发展、顽强生存的守法群体。

第三、关于三聚氰胺的标准制定

虽然我人在江湖,但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愿意贡献一己之言,以供身居庙堂者参考。三聚氰胺标准的客观、公正、合理制定事关行业的生存与发展,事关民众的健康与安全,事关国家的稳定与繁荣。但不是越严格就越安全,当初我们认定奶粉中不得检出,0含量标准,查出20几家乳品企业产品不达标,下架了他们的产品,人们发现我们大部分生产者都是不合格的,结果给消费者带来了恐慌。然后我们发现即使欧美这样发达的国家,其三聚氰胺在食品中也允许2.5ppm的限量存在标准,于是我们也调高标准到2.5ppm,但是那些无辜的被曝光、被停产的企业有些已经无力回天了,其员工也丢掉了工作。我担心今天我们所确定的2.5 ppm的标准,是否符合中国的实际情况,依我个人之见,我觉得是过于严格的。因为这个标准是完成了工业化以后进入到后工业化时代之后的欧美的标准,百年前的他们是达不到这个标准的,50年前的日本、韩国也达不到这个标准。今天完成了工业化的国家,将所有有污染的化工工业和劳动密集型产业都转移到发展中国家,在美国甚至连电视机都不再生产了,这样的情况下他们才有能力才有资格使用这个标准。今天我们的国家正在由弱变强、由贫变富,这样的情况下我们只能是多流汗、多劳动、多牺牲我们休息的时间去创造财富。作为世界的工厂,我们要烧很多煤,大气中硫的含量就会高;我们要用很多电,碳的排放量就会很大;我们要做很多的化学分解和合成,污染就会多;我们要养很多动物,粪便的污染也会严重。以中国目前的现状,发达国家的标准一成不变地移到中国来,我认为不尽合理,甚至有教条主义之嫌。当北京奥运召开的时候,甚至我们的空气质量也受到人们的诟病,这是个基本的事实,而这个基本事实是不能改变的。为了祖国的未来更美好,为了子孙后代的幸福,为了中华民族的强大,我们今天的一切牺牲都是必须的。就像我们婴儿的诞生必有生产的痛楚一样,中国仍处于工业化的早期阶段,强国之路依旧漫长。

,作为饲料生产者,我们愿意而且也必须遵守国家的法律、法规,即使是某些标准偏于严苛,我们也将无条件地服从。但同时也期望这些标准更为合理,让我们更有能力来执行。当很多民众指责饲料生产者是黑心商人的时候,请不要忘记了,我们也是共和国的公民,我们当中的绝大多数人是遵纪守法的,对祖国对同胞我们的热爱与大家相比毫不逊色。我们为国家、为社会、也为广大消费者包括那些指责、谩骂我们的人提供产品、提供服务,创造价值。

手机捕鱼游戏
灯光音响租赁
木纹铝窗花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